加速配置AED 赢得心脏骤停抢救“黄金四分钟”
发表单位:佛山人大网    发表时间:2021-08-20
关闭窗口
打印本页

  心血管疾病已成为危害人类健康的重要疾病,其中心源性猝死是最危急的急症之一,我国每年心脏骤停猝死人数超54万人,这意味着平均每分钟就有1人因心脏骤停猝死。要想赢得抢救的“黄金四分钟”,提高抢救成功率,其中理想的做法是尽早实施心肺复苏和除颤。自动化体外心脏除颤仪(以下简称AED)是一种便携式急救设备,它的配备和推广使用,将大大提升社会公众现场急救能力,提高心脏骤停患者的救治率,挽救更多的生命。

  8月19日,佛山市人大常委会组织召开《中华人民共和国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执法检查工作座谈会,围绕我市第十五届人民代表大会第六次会议第20210002号议案提出的“尽早推动我市公共除颤计划发展,尽早实现公众场所急救设备和全民宣教的全覆盖”内容进行讨论交流。

DSC_6910.JPG

  市人大代表、市政府有关职能部门和团体、专家学者、志愿者代表等,聚焦佛山公共场所AED配置较少无法满足群众需求、公众对AED知晓率较低不会使用、大部分市民群众仍不敢对突发心脏骤停者贸然使用AED等问题出谋划策。

  焦点1佛山AED配置率有多少?

  全市配置AED超200台 规划编制AED智能地图

  心脏骤停起病突然,90%发生在医疗机构外。救治需要争分夺秒,提高公共场所AED的配置率至关重要。

  近年来,佛山以组建独立120机构为契机整体推动院前急救工作,同时公民自救工作纳入卫生健康相关工作规划,2020年市政府下发的《关于推进健康佛山行动的实施意见》《健康佛山2030规划》,均提出“到2030年,全市公共场所自动化体外心脏除颤器(AED)配备率达到1-2台/万人”。

  据市卫健局副局长尚慧玲介绍,目前佛山部分卫生健康单位、市区红十字会陆续配置了一定数量AED,部分公共场所如图书馆、博物馆、学校、企业等以及部分党政机关也加强了AED配置。据不完全统计,全市各行各业配置AED累计已超200台。

  尚慧玲透露,该局正在编制《佛山市卫生健康事业发展“十四五”规划》,拟将“全面推广重点公共场所AED 配置工作,到2025年实现每1万人配置1-2台AED,编制佛山市AED 智能地图,对接到佛山市120指挥系统。建设急救培训体验馆,提高群众AED使用及相关急救技能培训规模”写入“十四五”发展规划中。

  在国家还没有出台相关法规明确具体管理职能的情况下,佛山暂将AED的统筹管理交由佛山市医疗急救指挥中心负责。当前佛山正在推进市医疗急救指挥中心的相关建设工作,预计在今年年底前正式投入运作。

  佛山市医疗急救指挥中心副主任何超凡表示,今年该中心拟采购第一批AED共120台,将首先从地铁站、机场、高铁站、汽车客运站、交通枢纽、体育场馆等第一序列公共场所开始铺设。除固定场所的AED,市医疗急救指挥中心还设想引入无人机概念,探索无人机AED运送,以及在快递车配置AED,打造“流动AED”。

  座谈中,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麦洁华对近年来佛山医疗应急体系建设成果表示肯定。她指出,当前佛山AED配备尚处于“从无到有”的阶段,相比深圳、广州等发达城市数量较少,应该做好AED规划、投入、培训、维护以及宣传推广等方面的工作。市级财政应该加大资金投入,起到引领作用。

  焦点2:如何推动更多人会用AED?

  做强重点群体培训工作 配备更“傻瓜式”设备

  AED是急救设备,推广使用必须要加强培训。

  交流中,佛山市红十字会副会长兼秘书长郑敏仪表示,近年来,市红十字会促请市政府先后出台了三份关于应急救护培训工作的部署性文件,明确了各区、各部门的培训目标和任务,制订了详细的工作计划。各区红十字会也积极争取政府支持,通过各级财政纳入年度预算等途径解决了开展培训工作产生的费用,实现了培训工作的常态化发展。

  目前市红十字会将AED操作使用纳入了救护员培训课程。近五年来,累计培训师资738名,超8.2万人考取红十字救护员证,各级红十字会通过线上和线下的方式大力推进应急救护培训进机关、进社区、进学校、进企业,普及近35万人次,线上培训相关工作经验还得到总会训练中心的肯定和推广。佛山救护培训师资、红十字救护员和社会普及工作走在全省前列。

  对此,市委党校法学教研部副主任公旭明建议,培训对象应更有针对性,聚焦保安、社区义工、党员志愿者、公交司机、辅警等流动性比较大的群体。

  市人大代表、禅城区人民医院院长段昌华,市人大代表、南海区桂城义务工作者(志愿者)联合会秘书长林海全也提到推广落实群众性应急工程需要做好软件提升。要重点做好青少年等重点群体的培训。可以通过渗入影视作品、在中小学开设培训课程等作宣传普及,让公众识得自救互救,学习并掌握急救知识和急救技能。

  今年7月,“急救之星”项目志愿者王文川在永安路边成功通过心肺复苏救助了一名心脏骤停的小伙子。“我通过在佛山市中医院的培训拿到了相关资格证书,还多次主动到社区参与急救知识普及活动,如果是只学了一次,当场肯定会慌乱。”王文川认为,培训中应注意对学员的持续性提升计划,通过重复性实践让学员“回炉”,从实践中汲取经验。

  更加“傻瓜式”的使用,也是提高AED 学习积极性和使用效能的“另一面”。交流中公旭明指出,AED技术不断提升,“已经出现了只要贴片贴准了,是否需要除颤、用多少电压,机器可以自己决定判断”,佛山应该尽量配置更容易操作的AED。

  何超凡也透露,为提高使用效能,今年该中心采购的AED将配套不少于10套随机视频通话设备,“届时施救者可以通过视频与120调动中心连接,由专人指导使用。”

  焦点3:怎样破解“不敢救”难题?

  加大宣传 探索保险基金为施救者兜底

  实际上,即使解决了应急救护技能普及和AED配置设备的数量问题,还需要增强公众参与现场急救的意愿,才能让AED 真正发挥作用。

  郑敏仪坦言,虽然民法典第一百八十四条“因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不承担民事责任”提出了善意救助者责任豁免,但大部分市民群众仍然不敢对突发心脏骤停者贸然实施CPR 或使用AED。

  市中医院医学伦理委员会李莹莹有过10年急诊医生经历,自2016年起加入红十字系统师资队伍。她提到,在宣讲中经常会被问到两个非常难回答的问题:一是施救者有没有法律的保障,二是如何避免和应对可能产生的网络暴力。

  李莹莹认为应该加强有关法律知识的宣传,同时加强急救知识的宣传。比如日本,AED分布达到每10万人500台以上,从2004年法律也放宽允许非专业人员进行紧急救治。日本的动画漫画中出现的机场、地铁站等都画上AED标识,有些还有使用AED救人的情节,从细从小普及公民急救知识。

  她还提出深圳设置5500多台AED,使用99次,成功救回31人,7月份就救回了4人。“媒体进行了广泛宣传报道,给市民带来的振奋感是很大的。”

  目前杭州实行AED地方立法,确保因使用AED自愿实施紧急救助行为造成受助人损害的,救助人依法不承担民事责任。

  公旭明认为,佛山应该以制度创新保障施救者的权益。“比如通过提供无偿法律援助,设立相关保险、基金等方式,让施救者在面对善意救助中可能产生的法律责任更有底气。”



来源:佛山日报

记者:黄碧云

通讯员:佛任宣

摄影:林晓翠

编辑:徐丽清